华沙会议:取代《京都议定书》前哨战
时间:2017-12-07

  华沙会议:取代“京都议定书”哨兵扑灭 - 新闻 - 科学网

  联合国华沙气候变化大会奠定了取代“京都议定书”的新协议的基础。

  图片来源:JANEK SKARZYNSKI /法新社/盖蒂图片社

  最近,第19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在波兰首都华沙举行。会议讨论了一些气候问题,为新的全球气候协议的谈判铺平了道路。新的协议将在两年后的法国巴黎完成。

  来自195个国家的代表也设法确保其他国家承诺从现在到2020年限制温室气体排放。然而,通向新气候条约的途径充斥着富国与穷国之间在资金问题上的争执,以及如何分配和执行排放限制。

  11月11日至11月22日,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第十九次会议和“京都议定书”缔约方第九次会议正在华沙举行。这次会议的目的是制定2015年巴黎气候变化峰会的时间表,并为新协议的谈判奠定基础。所有国家都希望在巴黎峰会上达成新的协议,以延续2009年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签署的协议。

  在哥本哈根会议上,关于正式条约的谈判失败了,但最终达成了一系列非限制性承诺“哥本哈根协议”,指导到2020年减排。但协议模糊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分歧。 1997年日本京都召开的公约缔约方第三次大会通过的“京都议定书”为发达国家制定了强制性减排目标。但发展中国家没有这种义务。

  自那时以来,“自然”杂志报道说,来自世界各地的谈判者已经努力建立一个新的框架协议,可以包括所有国家的气候承诺,包括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排放国和未能批准“京都议定书” “美国在华沙大会的第一阶段,与会者讨论了新的全球气候协议,发达国家气候基金的实施以及损失损害机制的建立。

  华沙谈判分为两条主线。重点是新协议的结构。哥本哈根承诺失败后,新协议将于2020年生效。另一条主线将寻求加强对从现在到2020年减排的承诺的方法,以便将全球变暖限制在比工业化前水平高出2摄氏度的机会。

  例如,欧盟提出了一个多阶段的过程:明年将采取对2020年后气候行动的承诺,然后通过国际评估来确定这些承诺如何符合国家和科学评估。最后,协议将于2015年在巴黎签署。另外,允许各国自愿提交自己的气候承诺并进行比较,希望目标较为温和的国家能够辜负目标。欧盟还提出对2020年前的承诺发表评论。

  跟踪环保组织世界自然基金会谈判的Tasneem Essop表示,这些短期的承诺对于指导世界朝着正确的方向是重要的。最大的挑战将是确保在这十年内排放高峰。她说。

  减排成本将成为华沙谈判的第一点。在哥本哈根,发达国家同意在2010年至2012年间提供300亿美元的气候援助,到2020年将对发展中国家的年度气候援助提高到1000亿美元。

  尽管短期的气候承诺基本得到满足,但没有明确的计划来实现年度1000亿美元的援助目标。从巴西,中国等新兴国家到贫穷的非洲国家和发展中国家,都要求富裕国家增加资金,为实现这一目标创造一条可行的道路。

  在公共资金的限制下,一些发达国家正在寻找其他资金来源。一个可能的来源是增加对国际航空的税收。位于加拿大魁北克的国际民航组织研究了在2016年之前达成协议的提案和计划,并希望2020协议能够生效。

  华沙谈判还将讨论如何进行资助,以及诸如通过绿色气候基金等机构最终部署气候目标等问题。在哥本哈根和2010年在墨西哥坎昆举行的“公约”缔约方第十六次会议上,各国决定设立一个绿色气候基金,帮助发展中国家缓解和适应气候变化,该项目于2011年正式启动,在实施和实施上是缓慢的。

  另一个担忧是发展中国家要求建立损失和伤害机制,以弥补贫穷国家因气候变化而遭受的不可逆转的损害。

  然而,最大的问题将是2015年新协议的框架。在哥本哈根会议之前,工作重点是与“京都议定书”签署类似的协议,其中包括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减排。然而,在哥本哈根会议上,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正在争取另一个协议,允许个别国家作出承诺,然后在国际一级进行评估。

  在这几天,由于代表们就重大话题交换了意见,东道国的煤炭之门和日本倒退的不和谐言论,给会议的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。

  在气候大会的第一天,东道国波兰成为公众批评的对象。波兰政府在气候会议上宣布召开高层煤炭工业会议,多个环保团体指责其别有用心,也拿下了反讽化石奖。

  之后,日本政府十五号决定,到二零二零年,二氧化碳排放量由二零零五年起减少百分之三点八,相等于二零零零年的百分之三点一。日本代表团表示,目标是基于日本福岛核事故后的核能损失,日本可能在经济复苏后再次调整目标,日本愿意继续实现其既定目标,即减排80%到2050年。

  欧盟代表团在一份声明中表示,欧盟及其28个成员国对日本削减减排目标感到失望。据悉,分析人士认为,本次为期两周的气候大会属于满足各方需求的会议,下一阶段取得的进展预期普遍不高。

  不过,比利时布鲁塞尔欧洲气候基金会高级顾问德利亚·维拉格拉萨(Delia Villagrasa)指出,谈判正在从细节转向整体。在这个星期的谈判结束之后,世界将会得到关于这个系统是什么样子的第一个线索。

  华沙会议将回答关于新协议结构的一些问题。维拉格拉萨说,也许媒体不感兴趣,但这是非常重要的。

  无论如何,在“京都议定书”2020年的第二个承诺期之后,新的气候条约将继续确定世界各方如何共同应对气候变化的责任。华沙会议将为谈判新协议奠定基础,预计将于2014年在秘鲁利马举行的公约缔约方第二十次会议进行实质性谈判,将于2015年在巴黎举行的第一次缔约方会议新协议(唐峰)

  “中国科学”(2013-11-18第3版国际)